設為首頁普洛粉絲團音響論壇信用卡訂購單新視聽信用卡訂購單公司位置登入

普洛影音網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雜談]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劉漢盛 發表於 2021-12-4 15:03:36 |已閱:13231|評論:0|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將軍是台灣音響界與超跑界的風雲人物,一般人對他的印象就是很有錢,含著金湯匙出生,幾部超跑加起來總價驚人,音響器材加起來也是如此,讓人只有羨慕的份,也成了網路酸民酸來酸去的對象。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音響狂熱份子
將軍既然含著金湯匙出生,想必也是要什麼有什麼,我們活在人間,他活在雲端,這是許多人的想法。其實,將軍也跟我們一樣活在人間,他也是個人,只是有些人刻意將他塑造成神而已。您知道將軍在唸專科時,為了買一個Ortofon MC 20唱頭,要存多久的零用錢嗎?您知道將軍在還沒有成為「將軍」之前,也曾經在承奇音響上過幾年班嗎?當年他也跟許多人一樣搭公車,每次走到志興音響店前,看到櫥窗內的Krell KSA-200後級時,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如果您老是遠遠的看他,他就是神;假若您有機會跟他聊天,才會知道原來將軍就是一個狂熱份子,一個追求極致表現的人,如果說他在音響領域上跟一般人有什麼不同,那就是他會堅持想完成自己的夢想:自己蓋一間理想的音響室、收集各個時代最具代表性的唱盤、唱臂、唱頭。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收集唱頭、唱臂與唱盤
將軍從學生時代就開始對音響產生狂熱,買日本Stereo Sound、閱讀台灣、國外的音響雜誌,透過長期的收集資料,他收藏了超過一萬張黑膠,超過五十個著名MC唱頭(包括一些稀有型號,如個頭超大的光悅唱頭),還有三、四十支著名的唱臂,也買過很多黑膠唱盤。唱頭、唱臂的數量太多了,我就不一一「唱名」,但將軍目前正在使用的黑膠唱盤、唱臂我可以告訴您是那些。Thorens Prestige(德國)、Thorens Reference(德國)、Rockport Sirius System III(美國)、TW Acoustic Raven(德國,三馬達版)、Micro Seiki SX-8000(日本)、TechDAS AirForce One(日本),以及Acoustical Systems The Apolyt(德國)。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Thorens Reference當年只生產100部(將軍這部是第99號),重量將近100公斤,上面裝了三支SME鍍24K金唱臂(3009、3010、3012)。Rockport Sirius System III氣浮唱盤唱臂帶氣浮避震早已停產,有錢也買不到,只能裝自己的正切氣浮唱臂。TW Acoustic Raven裝了Schroeder Reference Tonearm、Reed唱臂以及二支Durand唱臂(全部都是木臂)。Micro Seiki SX-8000氣浮Platter也早已停產,裝了一支FR-66S唱臂與一支Audio Craft AC-3300唱臂。TechDAS AirForce One裝了一支FR-64S唱臂與一支SAEC 8000ST唱臂(他家唯一一支直臂)。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Acoustical SystemsThe Apolyt重達385公斤,則是裝了Clearaudio Statement TT1正切唱臂與Acoustical Systems Axiom唱臂,還有Swedish Analog Technology LM-12唱臂。將軍的這部The Apolyt底座是特別訂製的,也是世界唯一。在這個唱盤上裝Clearaudio TT1唱臂者全世界可能只有將軍這套,唱臂是請Acoustical Systems的老闆Dietrich Brakemeier跟他兒子親自來台灣安裝的。Brakemeier說他打死也不會再裝第二套,因為難度太高了。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正在使用十幾支唱臂
為何將軍那麼狂熱的收集唱頭、唱臂與唱盤呢?我想可能是跟收集手工機械錶一樣的心情吧。這些精品都必須先由精密的機器做出精細的微型零件,再由熟練的工匠組裝起來,每一個唱頭,每一支唱臂,甚至每一個唱盤中都蘊含濃濃的人味與個性。將軍說上百萬的手工機械錶沒有人戴在手上,都是擺在家裡靜態把玩。而唱頭、唱臂、唱盤不僅收藏,而且可以唱出美妙的音樂,其實用價值甚至還超過名錶。不同的是名錶會有人炒作,價格有機會一路往上飆;而唱頭、唱臂、唱盤價格的最高點就是在買入的剎那,日後還會升值的就少了。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收集光悅唱頭
例如,將軍對光悅唱頭Koetsu情有獨鍾,尤其是老光悅頭。光悅唱頭的創始人是Sugano(姓) Yoshiaki (名)菅野義信(1906-2002),他是在60歲從Toyota車廠退休之後才創立品牌手工製造MC唱頭,他還曾製造Koetsu唱臂與唱頭升壓器,也是油畫家,年輕時打過拳擊比賽,又是著名鑄劍師,曾替日本天皇鑄劍。現在的Koetsu唱頭是他的兒子之一 Sugano Fumihiko所製造的。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Koetsu這個名字是來自德川幕府時代的Hon'ami Koetsu本阿彌(姓)光悅(名)(1558-1637),這個人是鑄劍師,也是畫家、茶道家,是當時的名人。他過世之後,後人在京都建了一座光悅寺來紀念他。菅野義信為了紀念這位遠祖,所以把創立的品牌名為光悅。將軍說,老光悅唱頭有一股難以言喻的魅力,聲音飽滿,有血有肉,聽歌唱是第一流的。的確,由於MC唱頭都是手作,任何一點細微的「眉角」變化都會帶來不同的聲音特色,聽這種MC唱頭就好像在欣賞一位藝術家的作品,也難怪將軍會一直搜尋菅野義信手作的MC唱頭。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調唱頭是功夫
擁有這麼多的唱盤唱臂看起來好像不稀奇,不過您要知道,每裝一支唱臂都是大工程,而且唱臂、唱頭裝好之後還要調整,光是調整這十幾支唱臂就要花多少時間?這些裝在唱盤上的唱臂都有裝上唱頭,隨時可以唱歌,將軍說就算背著這些唱盤,你放其中一支唱臂,他大概也可以聽出是那支唱臂、唱頭在唱歌,這就真的利害,因為如果沒有聽很熟,是不可能聽出那支唱臂、唱頭在唱歌的。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還缺二部
或許您會以為這些唱臂都很便宜,沒錯,有些1970、1980年代的唱臂並不貴,將軍會想辦法收集到手,那是因為它們是當時的代表性名器。而現代的唱臂呢?我就隨便說一支好了,瑞典那支LM-12要價三萬多美元;Durand與Schroeder唱臂也都「貴森森」,這些都是世界頂級的唱臂。我不是在這裡替將軍炫富,要炫富就要說超跑,將軍就是因為對黑膠唱盤、唱臂、唱頭擁有高度的熱忱,以及追求Hi End的精神,還擁有負擔得起的財力,所以才會收集、使用那麼多的唱盤、唱臂、唱頭。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依我看,目前將軍還有二部黑膠唱盤可以收,一部是以前劃時代的黑膠唱盤Goldmund Reference Turntable(T3正切唱臂),不過這部唱盤很難搞,所以我猜將軍放棄了。另外一部則是剛推出的未來黑膠唱盤Nagra 70周年紀念唱盤,全世界限量70部,2022年開始交貨。但是,我看將軍聆聽位置後面已經沒有空間再擺一部黑膠唱盤了,對將軍而言,錢不是問題,問題是沒地方擺啊!

Cello Palette當音控
有關將軍用了哪些唱頭放大器、前級、後級我就略而不談,我唯一要提到的是Cello Palette,這是一代名器,當年將軍上班的承奇音響所代理的,將軍想辦法去找了一部最末代的產品,將它放在前級與後級之間,聆聽音樂時以Palette來控制音量。我去聽音樂時發現Palette的旋鈕都擺在0的位置,也就是都沒加料。我問將軍既然買了Palette,為何不使用呢?將軍回說因為經過他調校的音響系統已經非常平衡,他也嘗試過幾次加料,但最後還是歸零,因為覺得不加料最平衡最耐聽。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雖然收集那麼多的唱頭、唱臂,還有使用那麼多部黑膠唱盤,但他並沒有收擴大機,唯一的一部就是Mark Levinson LNP-2前級。將軍認為那部前級是經典,沒有收下來總覺得遺憾,所以還是收了。不過這部前級是用透明膠膜封起來保存,並未使用。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屋中造屋
接下來我要說這次採訪將軍的重點了,那就是聆聽空間。將軍長年閱讀音響雜誌,早就知道聆聽空間是一切的根本,很早就想以自己對音響空間的知識打造一間理想的聆聽空間。將軍這種想法與深圳大米一樣,不同的是大米請聲學專家設計,把自家後院挖開灌漿,蓋好音響室之後再把土覆蓋回去,這間埋在地底的音響室特別安靜,音響效果非常好,我曾去過二次。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而將軍的做法呢?買房時多買一層權狀45坪(公設比0.78),在這個空間中再蓋一個屋中屋,也就是音響室。音響室的內部淨長度最長處大約是10公尺,淨寬度最寬處大約是6公尺,淨高度最高處約3.2公尺,最低處約2.7公尺。如果以長、寬的尺寸來看,這個聆聽空間大約20坪,再加上後面放唱片的那間,這間屋中屋大概是25坪以內。那麼剩下的空間在哪裡?空間的二側與喇叭後牆做成夾層牆。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天花板特別施工,讓懸吊能夠牢靠不會震動,再填入吸音材料。由於夾板角材釘得特別牢靠,有一處燈孔開口不對,將軍要求重作,裝潢師傅無法撬開牢牢釘死的夾板,還氣得說不幹了。地板先打鋼架,再鋪一層摻有細微保麗龍球的特殊水泥,再於上覆蓋一層膠墊,再釘上夾板,最後才是舖上實木地板。總共花了三個多月才完成這間「屋中屋」,這麼費工的做法無非就是想要降低聽音樂時聲音傳到鄰居,敦親睦鄰。除此之外,地線特別拉,電源特別處理(80安培專用)就不必說了。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沒有平行牆面
如果您仔細看,就會發現這個聆聽空間沒有平行牆面,喇叭後牆是凸起的弧形,二側牆也不平行,天花板也是斜面的,這樣的做法就是要破除二平行牆面所形成的駐波。將軍先從聆聽空間的長寬高黃金比例著手,再打造非平行牆面消除駐波,這已經打下聆聽空間好聲的基礎。這樣還不夠,環顧室內,您就會發現在第一次反射音處將軍做了吸音處理,在許多地方則做了二次餘數擴散器(QRD)。第一次反射音處做適當的吸音處理,可以降低梳形濾波惡化的情況,減輕聲波反相相互抵消的凹陷。而二次餘數擴散器可以將中頻段的聲波均勻擴散,降低聲波正相加乘的突起。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多樣吸音材料
這樣還不夠,將軍把喇叭後牆的左右角落做成斜面,內填吸音棉,做成低頻陷阱。還有,將軍知道聆聽空間內最好不要採用單一吸音材料,這樣容易讓某段頻域吸收過多,所以房間的二側、天花板採用多種吸音材料與吸音方式。許多看起來是平面的地方其實是用洞洞板封住,內部塞有不同吸音棉,藉此來達到均勻吸收的目的。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再仔細分析這個聆聽空間的吸音擴散佈置,就會發現將軍採用的是「前硬中吸後擴散」的原則,這種布局可以讓喇叭所發出的聲波能量充分送到聆聽者面前,產生活生有勁飽滿彈跳的聽感,而且定位感能夠很精確,我也是喜歡這種布局。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前硬中吸後擴散
所謂「前硬」就是喇叭後方的區域牆面要紮實,可以讓聲波能量充分送出。如果喇叭後牆虛軟甚至中空,就會吸收大量喇叭所發出的聲能。而所謂「中吸」就是左右二側牆、天花板的中段做吸音處理,降低第一次反射音的能量與干擾。第一次反射音處如果沒有適當吸音,不僅加重梳形濾波的惡化,過多的反射音也讓音像的凝聚程度與定位感降低。「後擴散」就是在聆聽區域佈置二次餘數擴散器,讓聲波能夠均勻擴散,獲得更寬鬆的聽感。將軍家的聆聽位置後牆主要以二次餘數擴散器打造,加上凹凸木牆,牆後面則是一個放唱片的空間。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除了正規的聲學處理之外,將軍這個聆聽空間內還擺了許多獨特的雕像,哥吉拉、還有二隻「音響狗」,這些小物也有聲波擴散的作用,當然主要還是視覺效果,尤其那個擺在中央的大銅雕,細看好像是一個人雙手環抱胸前,歪著頭在打量對方,十分獨特。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唯二的Gryphon地毯
對了,這個房間地板上鋪了一張很大的Gryphon地毯,聽將軍說Gryphon地毯別人可能也有,但像他家這麼大張的台灣只有二張,他就擁有一張。為何將軍能夠擁有這「唯二」的Gryphon地毯?跟創始人Flemming的關係特別好?還是買夠多的Gryphon器材?我相信二者都有吧!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所用的喇叭重達幾百公斤,要如何做喇叭擺位呢?將軍說一個人不可能移動喇叭,每次要做喇叭擺位,就必須電邀朋友來幫忙,幾個人齊力移動還滿頭大汗。從喇叭搬進屋到現在早已經過不知多少次的擺位,將軍說大約花了六年時間才大致定位。我去聽時,喇叭中心點離側牆大約110公分,喇叭前沿離後牆大約340公分(喇叭深度約91公分),二喇叭中心點間隔約350公分,喇叭與聆聽者耳朵距離約420公分。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精確喇叭擺位
當我坐在沙發上聽音樂時,發現如果我將身體往前移大約50公分時,可以聽到更好的樂器人聲形體凝聚,層次感也更好。將軍說他在決定聆聽位置時也有這樣的經驗,不過最後他還是決定將沙發往後挪一些,因為他覺得我所說的位置人聲形體會比較龐大突出,破壞了他想聽的整體平衡性。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寬度分佈均勻
該來說我在將軍這個聆聽空間的聽感了。我們先聽幾張CD,很快就進入聽黑膠狀態,將軍那套四件式dCS Vivaldi只是熱機時有享受到。聆聽黑膠時以The Apolyt唱盤為主,用的也是Clearaudio TT1正切唱臂為主,唱頭則是Clearaudio Gold Finger,這個唱頭真的厲害。第一個讓我印象深刻的是Soundstage的表現非常好,尤其是內中的龐大空間感,以及從左到右的樂器分佈寬度。這二項都是一般人很難達到的境界。先說從左到右的樂器均勻分佈寬度,一般人家裡的樂器、人聲容易擠在音場中央,聽起來就像是「大Mono」。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換句話說,大部分樂器人聲都擠在中央,左側與右側比較空,這種情況很有可能是二喇叭的Toe In角度太向內了。另有一種情況是樂器分布拉得相當開,可以達到左右喇叭,但樂器、人聲的音像卻不夠凝聚,實體感也不夠好。這樣的情況有可能是沒有向內Toe In角度,或Toe In角度太小所造成。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精妙的Toe In
到底二喇叭的Toe In角度要多少才是最適當?因為每個聆聽空間條件都不相同,所以沒有定論,只能靠耳朵聆聽判斷。耳朵判斷的基準是弦樂四重奏的四把樂器能夠從左喇叭到右喇叭均勻拉開,多樣樂器出現時也要能夠從左到右均勻分布,不要擠在一起,或某邊空掉了。或許您要問:你又不是錄音師,也不在錄音現場,怎麼知道樂器人聲是怎麼左右分布的?我的回答是:依常理來判斷。混音師在混音時,最注重的就是平衡性,不會讓音場中某個地方空掉、某個地方擠在一起。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事實上喇叭的Toe In角度也可以用串音(Crosstalk)來解釋。MC唱頭的左右分離度規格如果越好(例如30多dB),代表左右聲道音樂訊號串入對方的量越少,聽起來會覺得音場特別寬闊,這也是調整唱臂唱頭Azimuth角度時我們想要得到的表現。而我們用耳朵聆聽音樂時,左耳一定會聽到右喇叭的聲音,右耳也一定會聽到左喇叭的聲音,這也是串音Crosstalk。如果我們適當調整左右喇叭的Toe In角度,適當降低串音,就可以聽到最寬廣的左右寬度。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或許您又要問了:既然如此,喇叭乾脆不要Toe In,或把二喇叭向外投射,這樣不是能獲得更寬廣的音場?如果您這樣做,不僅會增加左右側牆第一次反射音的量,干擾了定位感與音像的凝聚度,還會造成更多的聲波反相,讓樂器與人聲的聚焦、實體感、重量感大為降低,使得整體聲音聽起來虛虛的,只有聲音而沒有形體。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黑膠唱盤每支唱臂經過這部Viola當切換。

寬幅展開
而將軍這裡的二喇叭Toe In角度非常適當,聽各種音樂時,都可以清楚「看到」樂器、人聲從左邊到右邊的寬幅展開,不會擠在一起,也不會某個地方空掉。顯然,將軍的耳力非常好。喇叭的Toe In角度只要差一點點,前後移動一點點,辨聲能力強的人馬上就能夠聽出來,這種能力沒有公式可循,唯有不斷的反覆聆聽,鍛鍊聽力方有大成。就像多益考400分跟考900分的差距一般,後者能夠達到跟老外接近的英文聽力,靠的不是死背單字,而是不斷反覆聆聽英文會話的成果。練英文聽力如此,練音響聽力也是如此。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龐大空間感
再來說到將軍這裡的Soundstage空間感表現特別好這件事。我所聽到的是很自然的寬度、高度與深度,所謂很自然就是可以感受到「很真實」的空間感,好像可以看到虛擬空間中的實體細節,尤其是音場的高度表現更讓我驚訝。Arrakis喇叭的單體分布是MTM架構,這種架構的喇叭可以有寬廣的水平擴散,而垂直擴散則可以受到抑制,避免天花板與地板過多的反射音。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不過這類的設計通常音場的高度表現會被限縮,而我在將軍這裡所聽到的音場高度表現卻非常好,難道這是因為喇叭本身高度使然嗎?或者是因為低音單體擺在側面的關係?或者是聆聽空間佈置所造成?將軍說當初在決定低音單體到底要向內側或外側時也是費盡心思,因為低頻的不同表現會影響到整體聽感。經過多次擺位之後,才決定讓低音單體放在外側。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背景噪音低
將軍這裡的空間感特別好還有二個原因造成,那就是聆聽環境特別安靜,背景噪音低,還有音響器材性能特別優異。聆聽環境的安靜可以讓所有的細節完整浮現,空間中的空氣騷動也能聽到,這就營造出很自然的空間感。這也是為何我常說,在音響展中根本聽不到空間感,細節也少很多,因為音響展場地太吵了。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至於音響器材性能更不必說了,優質器材所能呈現的細節非常豐富,將軍這裡光是Transparent線材的使用長度就非常驚人,幸好Transparent線材越長賣得越便宜,而不是1公尺1萬,10公尺10萬這種計算方式。或許您會奇怪,為何Gryphon Mephisto Mono後級要用二套?因為將軍這對喇叭是特別設計為Bi-Wire、Bi-Amping的,所以您看到四部單聲道機。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聽一首就夠了
在將軍這裡,不會聽到臃腫的低頻,也不會有飆耳的高頻,中頻也沒有特別的濃,也不會聽到低頻峰值,一切都是很平衡,很自然,而且音質很美,暫態反應快得驚人,動態範圍寬廣的幅度讓人覺得音量可以無限開大。當我聽小提琴、鋼琴、大提琴時,這套音響系統的美質很輕鬆就呈現出來。而當我聽日本演歌時,迷人的人聲嗓音魅力無法擋。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將軍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狂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


尤其聽Hugh Masekela那首「Stimela」(The Coal Train)時,那種龐大的聲音能量、清晰穩固的音場、如臨現場所看到的層次、深度、定位感、真實的樂器與人聲絕對可以當作完美的聆樂句點。聽完這首曲子,我跟將軍說:「下次如果有客人來訪,只要播放這首歌,聽完就可以請他回去了。」朝聞道,夕死可矣。聽過這首歌的完整表現之後,將軍家裡這套音響系統的各項表現已經完整涵蓋了。


高度熱誠與Hi End精神
人在各方面都不可能平等,有長有短是必須坦然接受的,但有守有為卻是自己可以控制的。將軍對音響的狂熱您也能夠擁有,將軍對Hi End的追求精神您也不遑多讓,唯一不同的是口袋有多少錢就做多少事。很少人能夠做到將軍的「屋中屋」,但內中的聲學處理您可以學習;很少人能夠買那麼昂貴的音響器材,但想辦法讓自己擁有的音響器材發揮到最佳表現能力您也可以做到。

甚至您也可以跟將軍一樣,收藏唱頭、唱臂與唱盤,享受把玩過去音響黃金時代的精華結晶。您可以羨慕將軍所擁有的財富,但將軍值得炫耀的不是財富,而是對音響的高度熱忱與追求Hi End的精神,這才是值得年輕音響迷學習之處。


貼心提示:
1、若由本站編輯所發表之文章,如需要轉貼分享,請記得標註出處來源即可。
2、在論壇裡發表的文章如是網友個人發表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3、論壇的所有內容都不保證其準確性,有效性,時間性。閱讀本站內容因誤導等因素而造成的損失本站不承擔連帶責任。
4、當政府機關依照法定程式要求披露資訊時,論壇均得免責。
5、若因線路及非本站所能控制範圍的故障導致暫停服務期間造成的一切不便與損失,論壇不負任何責任。
6、註冊會員通過任何手段和方法針對論壇進行破壞,我們有權對其行為作出處理。並保留進一步追究其責任的權利。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熱門討論HOT
熱門推薦HOT

網站合作

關於我們|普洛影音網 ( 8567034 )

GMT+8, 2022-1-18 08:34 , Processed in 0.275417 second(s), 98 queries , Gzip On.

普洛達康有限公司版權所有©2011-2020

Copyright©2011-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