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普洛粉絲團音響論壇信用卡訂購單新視聽信用卡訂購單公司位置登入

普洛影音網

 找回密碼
 會員註冊

Login

帳號

Login

免用

[器材評論] 劉總編評測 Marantz SA-KI Ruby、PM-KI Ruby:享受Ken Ishiwata的遺愛

coober 發表於 2020-5-9 19:24:48 |已閱:15576|評論:0|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劉總編評測】Marantz SA-KI Ruby SACD唱盤、PM-KI Ruby綜合擴大機在2018年12月25日聖誕節推出,台灣代理商環球知音因為電壓關係,必須進口美國版,所以遲至2019年2月才進口,我則是2020年3月才拿到Marantz SA-KI Ruby SACD唱盤與PM-KI Ruby綜合擴大機這套產品,如果與國外報導相比,已經算是遲了。不過沒關係,反正器材不會因為晚報導就有所改變,如果您正在搜尋一套SACD唱盤與綜合擴大機,不妨仔細閱讀我這篇器評。

Marantz SA-KI Ruby、PM-KI Ruby享受Ken Ishiwata的遺愛

Marantz SA-KI Ruby、PM-KI Ruby享受Ken Ishiwata的遺愛


所謂KI Ruby Signature的那個KI 就是Ken Ishiwata(石渡健)的縮寫,Ruby就是40周年紀念,Signature當然就是這二部器材上都有KI的簽名。為何要推出KI 40周年簽名紀念版呢?這就要從頭說起了。Ken Ishiwata是日本人,生於1947年,死於2019年11月,得年72歲。

KI的傳奇
Ken早在10歲時,就自己DIY一部真空管單聲道擴大機,1958年11歲時,在同學家裡接觸到他父親的Marantz7C前級,McIntosh MC275後級,當時聽貝多芬交響曲以及Julie London的歌聲,美妙的聲音讓Ken對音響的觀念整個起了大變化,心中暗暗立志從事音響行業。後來他修習International Radio Communication獲得Radio執照,在商船上擔任通訊工作。

在船上短暫工作,跑過一些國家,Ken發現這個工作不是他想要的,於是起了轉職的念頭。由於他不僅懂電子,英文也流利,於是去應徵Sony與Pioneer,這二家也都錄取他, Sony給他的職位是影像部門,Pioneer則是音響部門,當時是1968年。您猜石渡健會選哪家?當然是Pioneer,他是音響迷啊!何況當時Pioneer的名氣響噹噹。

Marantz SA-KI Ruby、PM-KI Ruby享受Ken Ishiwata的遺愛

Marantz SA-KI Ruby、PM-KI Ruby享受Ken Ishiwata的遺愛


進入Pioneer,短暫在日本工作之後,石渡健被派到瑞士,職務是海外市場部經理。1970年又調到比利時新成立的Pioneer歐洲分部,就在歐洲穿梭幾年。1973年石渡健離開Pioneer,加入一家德國公司,職務是將Sony與Pioneer的產品賣入義大利。1978年,石渡健進入Marantz Japan,但上班地點卻在歐洲,從此一直到2019年5月為止,他在Marantz度過了41年。在此有個小故事,Ken說Marantz歐洲公司其實在1977年就找他面談,結果他們認為石渡健的薪水價碼太高,所以沒有談成。

40年生涯
到了1978年,Marantz歐洲公司又來找他,說他們仍然負擔不起薪水,但MarantzJapan可以,所以石渡健才會在1978年進入MarantzJapan任職,但工作地點在歐洲。雖然他的職稱是Brand Ambassador,但石渡健卻幾乎參與新機種的研發工作,並且擔任最重要的聆聽調聲工作,所以對Marantz的產品可說具有直接影響。每次慕尼黑音響展,幾乎都會看到石渡健在Marantz攤位上,和藹可親的與觀眾交談拍照,2018年我還有看到他在會場上,沒想到他卻在2019年5月宣布離開Marantz,2019年11月就辭世了。

在1980年代,Philips擁有Marantz時,曾經要求石渡健研發喇叭,專供在歐洲銷售。當時石渡健採用日本Tonegen廠的OEM單體,在比利時組裝,最多時一年可以賣出26萬支喇叭(13萬對),這個數字真的驚人。石渡健說可惜後來Philips堅持要採用Philips自己的喇叭單體,石渡健抗議無效,只好從命,從那時起Marantz喇叭在歐洲市場上就一路衰退了。

歷史過程
簡單說過Marantz的關鍵人物石渡健之後,再來說有關Marantz的簡單歷史。我們都知道Marantz成立於1951年或曰1952年,創辦人是Saul Matantz。Marantz在1964年公司賣給美國Superscope,看公司名稱就可猜可能跟好萊塢電影工業有關,沒錯就是如此,當時這家公司剛結束了跟Sony的合作關係,想找一家音響品牌,因此買下Marantz。不過Superscope自己並沒有生產工廠,於是把Marantz委託給日本Standard Radio生產。到了1975年,Standard Radio股權改變,更名為Marantz Japan。到了1980年,Superscope把Marantz Japan賣給Philips。經過多年之後,到了2001年,Marantz Japan竟然從Philips手中買回公司大部份股權,2002年, D&M(Denon & Marantz)Holding 成立。2008年Philips把剩餘股權賣回給D&M,終結跟Marantz的長期關係。2017年,Sound United買下D&M迄今。

在這段漫長的歷史中,我因為曾經參訪過Marantz與Denon的總部與工廠,也算是對他們有些了解。就說Marantz好了,由於是Hi End音響起家,所以自始至終都保有一脈血統。又因為跟Philips的關係,對於CD唱盤有其獨到之處。而石渡健當時在歐洲,因為語言能力無礙,就成為Philips工程師跟日本Marantz設計師之間的橋樑。

1983年時,Philips推出歐洲第一部CD唱盤CD-100,而Marantz也在日本推出CD-63,石渡健完全參與CD-63的設計工作。CD-63其實就是以CD-100為藍本去修改的,內中修改最大的是類比線路,這本來就是Marantz的強項,而Philips則著眼在大眾市場,並沒有在類比放大線路下Hi End音響廠的功夫,所以也讓Marantz的CD唱盤一炮而紅。往後,石渡健參與了大部分Marantz產品的研發與推廣,由於他堅持Marantz的售價應該走平民路線,讓一般人都能消費得起,所以即使Marantz的產品設計製造精細費工,注重細節,但售價依然親民。

劉總編評測 Marantz SA-KI Ruby、PM-KI Ruby:享受Ken Ishiwata的遺愛

劉總編評測 Marantz SA-KI Ruby、PM-KI Ruby:享受Ken Ishiwata的遺愛


Hi End堅持
在此我舉二個例子說明Marantz的與眾不同,第一個是他們發展的HDAM(High Definition Amplifier Module),這是以分砌式元件做成的塊狀模組,封在小盒中,一方面縮短音樂訊號路徑,一方面可以讓元件維持相同的溫度,對於聲音表現的提升有很大的幫助。第二個例子是Marantz的工程師特重雜訊的降低與消除。我去工廠參觀時,就看到設計工程師整天面對機器,拿著探棒偵測線路上各個部分,找出雜訊產生、或被外界汙染而產生雜訊的地方。

此外,在某些高級機種,Marantz的機箱更採用鍍銅鋼板去做,為何要用鍍銅鋼板?因為鋼板可以阻擋低頻電磁波,而鍍銅可以阻擋高頻電磁波,鍍銅鋼板一方面剛性夠支撐機內元件重量,另一方面又可同時阻擋低頻、高頻電磁波,所以是降低電磁波污染的好材料。Marantz的KI Ruby 綜合擴大機與SACD唱盤就都採用鍍銅鋼板機箱。

KI簽名起始
Marantz第一部KI紀念機種是CD-63 II KI Signature SACD CD唱盤與PM66 KI 綜合擴大機,這部CD唱盤本來並不在表訂的產品開發表中,石渡健當時是拿CD-63唱盤作為升級實驗,完成之後他自己很喜歡,別人聽了也覺得很有音樂性,所以才開始了KI版。石渡健說這部CD唱盤聽起來並不中性,但卻充滿音樂性,讓人聽了會喜歡。

第二部KI紀念機種就是Pearl 30周年紀念,是在2008年推出。第三部KI紀念機種當然就是2018年的Ruby。2019年5月,石渡健接受英國What Hi Fi雜誌採訪,被問到他最喜歡的Marantz產品是哪套,石渡健堅定的回答:Ruby KI SACD唱盤與綜合擴大機。這並不是因為那是他的40周年紀念機種才這樣說的,而是因為聲音表現能力。

KI的堅持
或許您會好奇,為何到現在Marantz還在生產SACD唱盤呢?主是因為石渡健認為DSD數位訊號好過PCM數位訊號。他說PCM訊號採用固定的取樣頻率與解析度,例如24bit、192kHz,但並不是所有的音樂訊號需要全部的24bit,這其中就產生浪費。石渡健認為90%的24/192 Data Stream是被浪費掉了。

而DSD因為比較接近原本的類比訊號,所以聽起來比較好聽。所以Marantz的SACD唱盤中把會PCM訊號轉成DSD訊號(KI Ruby)。有些人怕會買不到SACD,其實不必擔心,還有少數比較發燒的唱片公司持續推出SACD唱片,讓SACD唱片無斷炊之虞。石渡健還堅信音響器材的測試數字無法代表音質表現。為什麼?他說因為測試數字是在靜態(測試訊號)下測試的,而音樂訊號是動態的,而且還有許多的參數會相互影響聲音表現,所以測試規格無法代表音質表現。

另外一項看法也是石渡健所說的,那就是DAC晶片的品質。他說1980年代的DAC都是採用BiMOS技術,但現在的DAC晶片大多採用CMOS技術。CMOS技術的好處是反應快速、耗能低、規格數字漂亮,但這是電腦工業所需要的,並非音響工業所需。音響要的是Power,因為想要展現音樂的動態需要的是Power,而High Power就是高耗能,這跟IT工業的低耗能需求剛好相左。

傳承自旗艦
了解SA-KI Ruby與PM-KI Ruby的來龍去脈之後,讓我們回頭來看這二部器材。許多人都以為SA-KI Ruby就是SA-10 SACD唱盤,PM-KI Ruby就是PM-10綜合擴大機,這樣說可以說對,也可以說不對,精確的說應該是SA-KI Ruby脫胎自SA-10,PM-KI Ruby脫胎自PM-10。說對的原因是二者的外觀幾乎是一模一樣,內部也差不多,只差別在PM-10的箱體高度比PM-KI Ruby還高些;說不對的原因是SA-KI Ruby與PM-KI Ruby都不是平衡架構,而SA-10與PM-10都是平衡架構。此外,SA-KI Ruby與PM-KI Ruby的價格幾乎只有SA-10與PM-10的一半。

Marantz SA-KI Ruby、PM-KI Ruby享受Ken Ishiwata的遺愛

Marantz SA-KI Ruby、PM-KI Ruby享受Ken Ishiwata的遺愛

▲SA-KI Ruby的外觀中規中矩,方方正正,穩穩當當,面板上的操控按鈕不算多,複雜的功能在遙控器上。面板上發出的幽幽藍光算是它的特點。

讓我們先來比較這二組的箱體大小與重量,PM-KI Ruby重量15.7公斤,體積440x127x453mm,而PM10重量 21公斤,體積440x168x453mm。箱體的大小就差在高度差了41mm。而SA-KI Ruby重17.1公斤 ,SA-10重 18.4公斤 ,二者體積完全一樣,都是440x419x127mm。 您看,二組的重量只差那麼一點,但價格幾乎砍半,這到底是什麼行銷策略?這根本就是Ken Ishiwata臨別大放送啊!限量只有1,000套,買了算你賺到。

二者的差異
除了體積、重量上的不同之外,這二組綜擴、SACD唱盤在內部有什麼不同?先來看PM-KI Ruby與PM-10的差別。PM-KI Ruby每聲道輸出100瓦,內部使用二個Hypex NC500 D類功率模組,一個Hypex SMPS600交換式電源。而PM-10每聲道輸出200瓦,內部有四個NC500功率模組,二個SMPS600交換式電源。PM-KI Ruby內部線路是單端,PM-10從輸入端到輸出端都是平衡架構,而且功率輸出級採用橋接。PM-KI Ruby沒有平衡輸入端子,PM-10有。PM-KI Ruby的喇叭端子只有一組,PM-10有二組。最後,PM-KI Ruby的腳座是以鑄鋁做成,而PM-10則是以鋁塊削切而成。

Marantz SA-KI Ruby、PM-KI Ruby享受Ken Ishiwata的遺愛

Marantz SA-KI Ruby、PM-KI Ruby享受Ken Ishiwata的遺愛

▲SA-KI Ruby的內部布置注重平衡,中央是讀取系統,左邊是電源供應,右邊是數位、類比線路,數位輸入端子還有金屬屏蔽。

再來看SA-KI Ruby與SA-10的差別。先說腳座,SA-KI Ruby採用鑄鋁,SA-10鋁塊削切。二者使用的讀取系統都是自家開發的SACDM-3。二者都有MMM(Marantz Musical Mastering) Stream與MMM Conversion,前者是把所有輸入的PCM訊號轉為DSD256(11.2MHz),後者則是做DSD與類比的轉換。不過SA-10的MMM Stream線路有用鍍銅金屬箱密封,而SA-KI Ruby沒有。二者有都有Dual Crystal Clock,也就是一組負責44.1kHz的倍數,另一組負責48kHz的倍數。SA-KI Ruby是單端線路,沒平衡輸出,SA-10則是平衡架構,有平衡輸出端子。SA-10有Dither、Noise Sharper Setting功能,SA-KI Ruby沒有。SA-10有相位反轉設定,SA-KI Ruby沒有。

而在耳機孔輸出方面,SA-KI Ruby只有50mW/32歐姆,而SA-10有三段可選,分別是140mW/600歐姆、330mW/250歐姆、710mW/100歐姆,顯然SA-10的耳機搭配寬容性大多了。二者都使用一個環形變壓器,不過SA-10有以鍍銅鋼板屏蔽,而SA-KI Ruby沒有。而在變壓器下方,SA-KI Ruby用鋼板墊著,SA-10用鋁塊墊著。

KI親自調聲
老實說,無論怎麼看,SA-KI Ruby與SA-10的差異只有一點點,但是價格卻差那麼多,真的不可思議。而PM-KI Ruby與PM-10的最大差異當然是在輸出功率少了一半,機箱也沒那麼高,寬度與深度是一樣的,假若您的喇叭靈敏度相當高,買PM-KI Ruby當然是比買SA-10還划算。

Marantz SA-KI Ruby、PM-KI Ruby享受Ken Ishiwata的遺愛

Marantz SA-KI Ruby、PM-KI Ruby享受Ken Ishiwata的遺愛

▲SA-KI Ruby的背板上沒有XLR端子,只有RCA端子,各式數位輸出、輸入都有,可以當作USB DAC與外接DAC使用。

除此之外,最重要的差別是:KI Ruby機種是Ken Ishiwata親自調聲的,而且內部零件也有換過,以求達到Ken自己所喜歡的聲音。到底Ken做了那些調整?在SA-KI Ruby內部,他把類比線路的電容升級,優化電源供應線路,Jitter與噪音整形下更大的功夫,甚至連螺絲都改了。而在PM-KI Ruby內部,前級的線路改了電容,電源的電容也改了,電阻也改,優化唱頭放大線路的供電,音量控制IC的電源供應也優化。

最後螺絲也改了。老實說我不知道原來的螺絲是什麼?看起來都是銅羅絲啊!或許您會說:連螺絲都可用來調聲?這會不會太超過了?我相信螺絲可能也會影響聲音,因為把機箱或喇叭的螺絲以扭力起子鎖了固定的扭力之後,真的會影響聲音,這其中的奧妙就在於改變了箱體的共振頻率。

Marantz SA-KI Ruby、PM-KI Ruby享受Ken Ishiwata的遺愛

Marantz SA-KI Ruby、PM-KI Ruby享受Ken Ishiwata的遺愛

▲PM-KI Ruby的外觀比起PM-10還矮些,但寬度與深度一樣,面板特厚,一樣是左右各一個大旋鈕、中央圓形顯示窗的平衡設計。

Ken的調聲能放諸四海皆準嗎?他的聲音品味不一定是我喜歡的啊!沒錯!有可能您不喜歡,不過Ken 從小就拉小提琴,對音樂有一定的品味,高中時他想拉貝多芬小提琴協奏曲,可是老師告訴他,以他的水準拉巴洛克時期的音樂就好,不要想拉貝多芬。如果不是遭受老師的「善意勸阻」,說不定他會一直拉下去。雖然Ken後來沒有走演奏家路子,但也可以窺知他對音樂的品味是可以信賴的。

前級類比,後級D類
了解PM與KI Ruby的不同之後,讓我們重新來看PM-KI Ruby綜合擴大機吧!PM-KI Ruby的面板就是典型Marantz的面板設計,厚實的鋁合金削切成弧形,左邊是輸入切換旋鈕,右邊是音量控制旋鈕,中央是小圓顯示窗,還有一個耳機插孔(使用HDAM SA2模組),以及一個電源開關。機箱中央頂上有雷射雕刻的Ken Ishiwata簽名,還鑲了一顆小紅寶石。

來到背板,可以看到CD與Phono輸入採用的是高級RCA端子,其他輸入端子就是日本機器的一般品質,顯然成本控管還是很緊。PM-KI Ruby還有Line 1、Line 2以及Recorder 1、Recorder 2四組輸入,以及Recorder 1、Recorder 2二組輸出,此外還有一個Power Amp in,也就是說可以把PM-KI Ruby當作另一部Bi-Amping的擴大機使用。也因為這樣,背板上另有一個Stereo/Biamp切換開關。另外還有Remote Control In/Out端子。

Marantz SA-KI Ruby、PM-KI Ruby享受Ken Ishiwata的遺愛

Marantz SA-KI Ruby、PM-KI Ruby享受Ken Ishiwata的遺愛

▲PM-KI Ruby背板上只有一組喇叭線端子,以純銅打造。同樣的沒有XLR輸出輸入端子,純粹單端架構。背板上的RCA端子中,Phono與CD端子採用高級端子,其餘則是一般端子。

而在內部,一個環形變壓器安座在正中央,壓器不大,那是給前級線路使用的,搭配前方的線性電源供應濾波穩壓線路,不是給功率輸出級使用。整個前級線路在右邊一大片,純類比線路,輸入級使用高阻抗JFET,搭配HDAM(SA3)放大模組。功率輸出級在正後方連接喇叭線端子處,那是二個Hypex NCore NC500模組,給功率輸出級使用的電源是旁邊的Hypex SMPS600交換式電源。

Marantz SA-KI Ruby、PM-KI Ruby享受Ken Ishiwata的遺愛

Marantz SA-KI Ruby、PM-KI Ruby享受Ken Ishiwata的遺愛

▲PM-KI Ruby的內部有一個環形變壓器,那是給前級線路使用,另外還有一個交換式電源,那才是給D類功率輸出級使用。D類功率輸出級採用Hypex NC500模組,左右聲道各一。

PM-KI Ruby是一部帶有MM/MC唱頭放大線路的綜合擴大機,MC負載阻抗固定在100歐姆,而MM負載阻抗是39k歐姆,並非傳統47k歐姆,原廠說這是聆聽比較之後的結果,認定39k歐姆聲音比較好聽。

與SA-10近似
接下來是SA-KI Ruby,它跟SA-10長得根本就是一模一樣,面板上一個Display顯示小按鈕、一個輸入切換小按鈕(USB、USB DAC、Disc、Optical)、一個電源開關、一個耳機插孔,一個耳機音量大小調整鈕,以及四個播放CD操控鈕。對了,SA-KI Ruby有遙控器,其他功能可用遙控器來操作。這個遙控器是跟PM-KI Ruby共用的,如果您買了SA-KI Ruby與PM-KI Ruby整套,就有二個一樣的遙控器。

來到背板,可以看到一組RCA類比輸出;同軸、光纖數位輸出各一;同軸、光纖、USB DAC、隨身碟(USB)輸入端各一。此外還有Remote輸入與輸出端。SA-KI Ruby不僅能播放CD與SACD,燒錄在一般光碟的高解析音樂檔(例如FLAC、ALAC、AIFF、MP3等)都可以藉由此讀取系統順利播放,容許度超寬。USB DAC可播放PCM與DXD,最高與32/384相容,DSD則是11.2MHz。

打開頂蓋,可以看到SA-10的內部線路設計,中央是他家的 SACD-M3讀取系統,左邊是環形變壓器與線性電源,左後方的數位輸入端以金屬板屏蔽,右邊則是整大塊的線路板,包括自家的數位濾波線路、PCM轉DSD線路、數位類比轉換線路等。如果沒有說明,您可能不知道SA-KI Ruby內部使用的元件都是特別挑選的。例如低噪音晶體、精密MELF電阻、高級薄膜電容器、低ESR電容器,還有Marantz訂製的電容器等。

慎選喇叭
聆聽SA-KI Ruby的場地在我家開放式大空間,大部分時間我是把SA-KI Ruby、PM-KI Ruby當作整套來試聽的,當然我也曾分開來聽它們,以了解它們各自的聲音特質。我不得不說,二者的聲音走向是一致的。聆聽期間搭配過的喇叭有AER Momentum、Sonus Faber Olympica Nova V、ELAC Concentro S 507,以及DynamiKKs! Monitor 10.15。以推力來說,PM-KI Ruby推起以上那些喇叭都沒問題;以聲音特質的搭配來說,我認為搭配AER最好聽;搭配DynamiKKs!時高頻段不夠柔美,低頻段會有比較空的感覺,而且下沉的尾巴比較短。搭配ELAC時整體感覺都不錯,但沒有AER那麼的軟質與委婉。搭配Sonus Faber時,低頻最紮實,高頻最甜,所以最後就以AER Momentum為定稿。

此外,聽USB DAC時,聲音跟聽CD有點差異,前者聲音更暖些,人聲樂器形體更大些,整個人聲的調子好像變得更低些,低頻量感也更多些。整體聲音變得更軟更暖低頻更豐滿,中頻人聲也一樣更豐滿。會有這樣的差異其實很合理,因為畢竟USB DAC與讀取CD時,音樂訊號所經過的路徑是不相同的。還有,這二部器材還沒唱開嗓時,聲音會比較薄些,輕些,味道淡些,唱過至少一小時,聲音開始會變得比較豐潤,飽滿些。

講究平衡
基本上,這套KI Ruby展現出陰柔的高解析力、陰柔的透明感,沒有侵略性的高頻段,中庸的中頻段,色彩不會太濃,以及飽滿帶軟質的低頻段。背景很乾淨,聽起來不會有噪的感覺。如果您想要的是濃醇的中頻段與特別豐滿的低頻段,這套KI Ruby可能會讓您失望。反之,如果您想要的是高中低頻段平衡中庸、透明度高、解析力強,色彩不過於濃厚的聲音,那選KI Ruby就對了。KI Ruby的聲音是清甜的,不是濃甜,可以說是蓮霧那種甜,而非芒果的甜。音色的濃度不是白熱燈炮那種暈黃,而是LED燈做出來的暖色。

例如我聽Janis Ian的「Breaking Silence」時,低頻軟質乾淨,凝聚,形體不會太大。音場透明度高,內中細微聲音清晰。Janis Ian人聲不會太濃,屬於清爽那種。聽Diana Krall的「The Look of Love」,人聲不會太濃,清晰度剛好,屬於清爽帶柔,潤口的聲音。Bass不會太大,音粒大小適中,有彈性。有些音響系統聽起Diana Krall的唱片濃得好像南瓜濃湯,而KI則是蘿蔔排骨湯那種。KI Ruby聽老虎魚的CD時最合我的胃口。為什麼?因為老虎魚的唱片人聲都會炮製得比其他唱片公司還大,這也是許多音響迷喜歡老虎魚唱片的原因。而在這套系統上聽起來人聲形體凝聚許多,雖然一樣是大,但聽起來好多了,沒有太豐滿的壓迫感。

還不夠兇

聽Eivor那張「Live」時,低頻很清晰,不會濃得分不清低頻的音階是怎麼走的。音場內的每樣樂器形體都很清晰,不會含混,這是因為每樣樂器的形體都很凝聚,沒有暈開,所以聽得更清楚。人聲嗓音清晰浮凸,而且跟背後的伴奏樂器聲音有層次。不過人聲的實體感與重量感並沒有達到平常我覺得過癮的地步,衝擊性也溫和些,不夠兇。

KI小時候學過小提琴,我們現在就來聽聽看小提琴的錄音,我選的是BIS唱片那張改編舒伯特奏鳴曲為小提琴與吉他演奏的那個版本(小提琴Daniel Migdal,吉他Jacob Kellermann),內中包括琶音琴奏鳴曲等。我用這張CD來試的用意是要聽聽看小提琴聽起來會不會太尖太細。結果如何?KI果然沒有讓我失望,唱出來的小提琴是有木頭味、有質感的,雖然細,但仍然保有木質樂器的圓潤。而吉他的纖細指觸感覺與弦回彈的彈性也表達得很好,顯然這套綜合擴大機、SACD唱盤對於細微細節的表現是相當好的。

再來一張小提琴,我選的是海飛茲演奏的西貝流士「小提琴協奏曲」。如果以我平常聆聽的要求標準來看,KI Ruby的小提琴水分與甜度還沒有達到我的最高要求,管弦樂的低頻基礎厚度與穩重的程度也還稍欠。但考量到它們的售價僅是一條頂級訊號線,心裡油然產生甘之如飴的滿足感。

鋼琴與大提琴平衡
該鋼琴上場了,我聽的是王羽佳與法國大提琴家Gautier Capucon 所演奏的Franck 、蕭邦等Cello Sonata。這張錄音用我的音響系統來聽,鋼琴的音響效果相當突出,鋼琴的色彩比較濃重,音粒也比較龐大。而用KI Ruby聽起來老實說讓我相當滿意,中、高音鍵的鏗鏘圓滾與低音鍵的弦振泛音都表現得很平衡,而且鋼琴的聲音活生,泛音豐富。大提琴聽起來鼻音濃淡適中,雖然不是特別寬鬆那種,但也顯出這套器材趨向中庸的個性,顯然Ken的調聲方向是中庸平衡的,不是刻意營造某頻段特別飽滿的突出聽感。

Marantz SA-KI Ruby、PM-KI Ruby享受Ken Ishiwata的遺愛

Marantz SA-KI Ruby、PM-KI Ruby享受Ken Ishiwata的遺愛

▲王羽佳通常都在DG唱片露臉,這張卻是Erato唱片出版的,跟法國大提琴家合演法朗克、蕭邦等的作品。原來這是他們二位全球巡迴演出的曲目。曲目通俗好聽,錄音效果優異,值得購買。(9029539226,華納音樂)

接下來聽Anna Netrebko的管弦樂伴奏歌劇選粹。首先讓我感受到的是解析力與層次感的表現,伴奏樂團的聲音溫暖清晰,內聲部可以聽得清楚,由前往後的層次也相當好。而Anna的嗓音圓潤飽滿,中氣十足,嗓音特質也表現得很好,聽起來具有相當的魅力,唯有管弦樂雄渾的音樂規模感尚差我的滿足感一皮。當然我不能苛求一部十幾萬台幣的綜合擴大機有百萬擴大機的音樂規模感,KI Ruby能夠有這樣的表現已經可圈可點。

享受KI遺愛
Marantz KI Ruby只有限量1,000套,也是Ken Ishiwata的最後手筆,售價又這麼的平易近人,真的是音響界難得的平價Hi End系統。您要做的只是為這套系統挑選一對靈敏度90dB以上的優質喇叭,如此就能享受各類的音樂。誰說音響器材貴得讓人負擔不起呢?請以虔誠的心享受Ken Ishiwata留給音響迷的遺愛吧。(文/劉漢盛)

Marantz SA-KI Ruby SACD唱盤、PM-KI Ruby綜擴
進口代理:環球知音02-2516-5028
參考售價:兩台皆為168,000元

溫馨提示:
1、若由本站編輯所發表之文章,如需要轉貼分享,請記得標註出處來源即可。
2、在論壇裡發表的文章如是網友個人發表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3、論壇的所有內容都不保證其準確性,有效性,時間性。閱讀本站內容因誤導等因素而造成的損失本站不承擔連帶責任。
4、當政府機關依照法定程式要求披露資訊時,論壇均得免責。
5、若因線路及非本站所能控制範圍的故障導致暫停服務期間造成的一切不便與損失,論壇不負任何責任。
6、註冊會員通過任何手段和方法針對論壇進行破壞,我們有權對其行為作出處理。並保留進一步追究其責任的權利。

帖子地址: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熱門討論HOT
Canton Vento 896.2 DC,技術含金量超乎想

網站合作

關於我們|普洛影音網 ( 8567034 )

GMT+8, 2020-11-30 18:53 , Processed in 0.328863 second(s), 115 queries .

普洛達康有限公司版權所有©2011-2020

Copyright©2011-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