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普洛粉絲團音響論壇信用卡訂購單新視聽信用卡訂購單公司位置登入

普洛影音網

 找回密碼
 會員註冊

Login

帳號

Login

免用

[業界要聞] 陳必先演奏會外的另一面,至德堂貝多芬鋼琴奏鳴曲錄音記實

劉漢盛 發表於 2020-12-25 14:06:04 |已閱:6809|評論:0|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鋼琴家陳必先這次回台,除了在2021年1月10日高雄衛武營、1月11日台北國家音樂廳有演出之外,還舉辦大師班。另外一項重要的任務就是錄音。這項錄音工作是全本貝多芬32首鋼琴奏鳴曲,由高雄音響展的策展人黃裕昌(南方音響老闆)主催,結合許多人的助力,預計在三年內要完成全部32首鋼琴奏鳴曲錄音。在2019年,陳必先已經錄好第16號與32號,並由高雄音響展發行黑膠唱片。那次的錄音是在高雄文化中心至德堂錄製,時間是2019年11月10日,錄音師是吳東晏。

陳必先演奏會外的另一面,至德堂貝多芬鋼琴奏鳴曲錄音記實

陳必先演奏會外的另一面,至德堂貝多芬鋼琴奏鳴曲錄音記實

陳必先正在聆聽剛錄好的片段,左邊坐著的就是錄音師徐育聖。


陳必先演奏會外的另一面,至德堂貝多芬鋼琴奏鳴曲錄音記實

陳必先演奏會外的另一面,至德堂貝多芬鋼琴奏鳴曲錄音記實

陳必先正在16號、32號鋼琴奏鳴曲唱片上簽名。

這次12月21、22日,陳必先在高雄至德堂要錄製的是第2、22、29、31號鋼琴奏鳴曲,也是這次陳必先回台現場演出的曲目。二天錄製四首鋼琴奏鳴曲會不會工作量太重了?陳必先在這次12月電器公會主辦的音響藝術大展記者會中坦言,她有很長一段時間沉浸於當代鋼琴作曲家的作品,很少彈貝多芬。這次欣逢貝多芬250周年冥誕,所以重新檢視貝多芬這32首鋼琴奏鳴曲。其實我想陳必先是客氣的說法,一位鋼琴演奏家怎麼可能不對貝多芬的這32首鋼琴奏鳴曲滾瓜爛熟?所以,即使二天之內要完成四首奏鳴曲錄音,對陳必先而言,雖不能說是輕而易舉,但也不會是爬萬重山。

陳必先演奏會外的另一面,至德堂貝多芬鋼琴奏鳴曲錄音記實

陳必先演奏會外的另一面,至德堂貝多芬鋼琴奏鳴曲錄音記實

陳必先演奏會外的另一面,至德堂貝多芬鋼琴奏鳴曲錄音記實

陳必先演奏會外的另一面,至德堂貝多芬鋼琴奏鳴曲錄音記實

陳必先演奏會外的另一面,至德堂貝多芬鋼琴奏鳴曲錄音記實

陳必先演奏會外的另一面,至德堂貝多芬鋼琴奏鳴曲錄音記實


本來,大家都以為二天能夠順利錄完四首已經可以喜出望外了,因為錄音過程往往會出現無法預料的問題,如果無法即時克服,錄音進程就會受到影響。沒想到陳必先非常敬業,竟然還能超錄。她每錄完一段之後說是要休息,但是這休息時間並非半小時或一小時,而是大約三分鐘。什麼?休息三分鐘?這哪算是休息?沒錯,就是三分鐘,因為休息太久,手指的熱度就會降低,此時手指的靈活度也會受影響。所以,陳必先所謂的休息就是讓她喘息三分鐘,事實上等於就是一氣呵成。

陳必先演奏會外的另一面,至德堂貝多芬鋼琴奏鳴曲錄音記實

陳必先演奏會外的另一面,至德堂貝多芬鋼琴奏鳴曲錄音記實


錄音時,陳必先坐下來就彈,如行雲流水。不過她對自己的要求很嚴,同一個樂段往往彈過之後,會跟錄音師要求重來,然後再跟錄音師討論要採用哪一次的彈奏。我猜,錄音師如果沒有準備容量大一點的硬碟,可能就被陳必先灌爆了。陳必先還有一個習慣,就是錄音過程中不進食,難道這是為了避免血液集中在消化器官,影響了演奏能力?或者說,如果中途進食,會打斷原本連成一氣的樂思?就在這種超高效率之下,四首鋼琴奏鳴曲順利完成錄音。

陳必先演奏會外的另一面,至德堂貝多芬鋼琴奏鳴曲錄音記實

陳必先演奏會外的另一面,至德堂貝多芬鋼琴奏鳴曲錄音記實

徐育聖從總電源箱中拉專線給音響器材使用。

本來大家以為這樣就結束了,陳必先舒展一下筋骨,回頭告訴大家說:接下來我要錄製第21號鋼琴奏鳴曲。聽到陳必先這麼說,錄音團隊馬上人仰馬翻。為什麼?因為原本並沒有安排要錄製第21號,所以也沒有事先準備好樂譜,大家馬上去找來這首譜子。或許您會問:演奏家一定有譜啊,不然要怎麼彈?沒錯!演奏家是有譜子,但錄音師徐育聖與執行製作人李宜嬪也要有譜子啊!否則怎麼知道要怎麼跟上?

陳必先演奏會外的另一面,至德堂貝多芬鋼琴奏鳴曲錄音記實

陳必先演奏會外的另一面,至德堂貝多芬鋼琴奏鳴曲錄音記實

那個排插其實是竹田的隔離變壓器,特別為徐育聖製作的攜帶型。

陳必先稱讚李宜嬪的音樂知識與態度,說她不知道的就會直說,不會裝懂,而且懂得很多,顯然黃裕昌是找對人了。李宜嬪是高雄中山大學音樂系碩士,目前是高雄廣播電台主持人。黃裕昌(也是高雄電台節目主持人)回想他第一次去找李宜嬪當唱片製作人時,李宜嬪並沒有馬上答應他,因為二人並不相熟。沒想到第二天,黃裕昌接到李宜嬪的電話,問他這個職位是否還空著,她想要爭取。就這樣,李宜嬪跟黃裕昌從2017年開始合作迄今。

陳必先演奏會外的另一面,至德堂貝多芬鋼琴奏鳴曲錄音記實

陳必先演奏會外的另一面,至德堂貝多芬鋼琴奏鳴曲錄音記實


所幸錄音團隊都很優秀,錄音師徐育聖、錄音製作人李宜嬪馬上就跟上陳必先的腳步,第21號奏鳴曲很快開錄,也順利完成。錄完第21號鋼琴奏鳴曲時,陳必先對黃裕昌說,這首是為你錄製的。聽到陳必先這麼說,黃裕昌雖不至於五雷轟頂,但卻也一股熱血直衝腦門。沒想到去年陳必先來台時,跟黃裕昌閒聊,問到黃裕昌最喜歡這32首中的哪一首時,黃裕昌回以第21號。陳必先當下就記牢在心,今年回台時
看到還有錄音時間,馬上就為黃裕昌錄下這首曲子。要知道,70歲的人記憶力不比年輕人,幾天沒有想起這件事,就會好像不存在般忘掉了。陳必先隔了一年還記得黃裕昌這句話,顯然是當成重要的事情放在心上了,所以黃裕昌聽了很感動。


陳必先演奏會外的另一面,至德堂貝多芬鋼琴奏鳴曲錄音記實

陳必先演奏會外的另一面,至德堂貝多芬鋼琴奏鳴曲錄音記實

錄音中所使用的錄音中所使用的PMC主動式鑑聽喇叭

在音樂廳台上,陳必先是聚光燈的焦點,而在日常生活中,陳必先卻暖心細心,處處為他人設想,二天錄音中,有場地相關單位的一些雜事她都樂於配合,沒有不悅。停留在高雄期間住在飯店,陳必先看到飯店工作人員打掃房間,就跟她說還很乾淨,不必打掃了。不過工作人員基於工作規定,還是很盡職的把房間整理好。每次黃裕昌一夥送陳必先回飯店,陳必先一定等到大夥道別轉身離開了,她才回房。從諸多小地方可以看出陳必先是非常客氣的人,處處為她人設想,包括用餐也一樣。

陳必先演奏會外的另一面,至德堂貝多芬鋼琴奏鳴曲錄音記實

陳必先演奏會外的另一面,至德堂貝多芬鋼琴奏鳴曲錄音記實

陳必先與徐育聖正在討論錄音細節。

黃裕昌問陳必先想吃什麼?陳必先說臭豆腐、水餃。黃裕昌帶她到一間很熟的小吃店吃水餃,除了五種口味的水餃,還叫了一碗麵大家分吃。陳必先胃口很好的吃完水餃,眼睛望著那碗麵,問黃裕昌:我能吃那碗麵嗎?因為太好吃了,這個小動作洩漏了她的真性情。有一餐黃裕昌安排去高雄漢來自助餐,陳必先看到那麼多的各式料理,非常興奮,還問說每一道都能吃嗎?陳必先這種純真沒有架子的個性溫暖了所有工作人員的心,也讓大家看到著名鋼琴演奏家平常人的另一面。

陳必先演奏會外的另一面,至德堂貝多芬鋼琴奏鳴曲錄音記實

陳必先演奏會外的另一面,至德堂貝多芬鋼琴奏鳴曲錄音記實

麥克風架子底部也要墊上避震墊

黃裕昌說陳必先非常準時,每次去接她,陳必先都早就在現場等候多時。黃裕昌跟陳必先說:老師不必這麼早到,多休息。陳必先說她習慣早點來等,這樣才不會誤事。去年陳必先來台時,黃裕昌還沒換車,今年剛換,陳必先也注意到了,問黃裕昌為何要換車。黃裕昌開玩笑的說就是為了迎接老師來才換車的,惹得陳必先一直追問是真的嗎?高興之情溢於言表。

陳必先演奏會外的另一面,至德堂貝多芬鋼琴奏鳴曲錄音記實

陳必先演奏會外的另一面,至德堂貝多芬鋼琴奏鳴曲錄音記實

中立者就是洋活錄音室老闆王秉皇,他負責Mastering。

錄音休息期間,黃裕昌拿出已經錄好的那張貝多芬16號、32號鋼琴奏鳴曲黑膠唱片多張,請陳必先逐一簽名,她也來者不拒。其中有一張說是要給剛過世的高雄音響展主委之一蔡青峰(青峰音響)的太太。陳必先聽了之後很暖心的在黑膠唱片上寫了安慰鼓勵的短文,讓人感受到她那發至內心的關懷之情。

陳必先演奏會外的另一面,至德堂貝多芬鋼琴奏鳴曲錄音記實

陳必先演奏會外的另一面,至德堂貝多芬鋼琴奏鳴曲錄音記實

鋼琴調音師楊文源,他擁有超過40年經驗。

明年1月10日陳必先要在高雄衛武營演出,趁這次下高雄錄音之便,陳必先也跟衛武營相關人員聯絡好,找時間去挑琴。衛武營有三部史坦威鋼琴,一部Yamaha,一部Kawai鋼琴,還有一部Fazioli,不過那部用布套蓋著。陳必先彈過那三部史坦威鋼琴之後,問工作人員能否試彈Fazioli?工作人員說可以。陳必先彈過之後,跟大家說這才是真正的好琴,可以把我所想要彈的東西完全表現出來。所以,這次高雄衛武營演奏會,陳必先應該是用這部Fazioli琴。

陳必先演奏會外的另一面,至德堂貝多芬鋼琴奏鳴曲錄音記實

陳必先演奏會外的另一面,至德堂貝多芬鋼琴奏鳴曲錄音記實


這次的錄音工作由徐育聖擔任錄音師,為了這次的錄音,徐育聖還特別去弄來他自己沒有的麥克風,而且特別跟竹田訂製一個隔離變壓器。更取得至德堂的允許,從總電源箱拉一條專線給錄音器材使用。而錄音場地高雄至德堂也非常配合,答應錄音前一天就把鋼琴擺在舞台上,讓鋼琴能夠適應錄音場所的溫度與濕度。

陳必先演奏會外的另一面,至德堂貝多芬鋼琴奏鳴曲錄音記實

陳必先演奏會外的另一面,至德堂貝多芬鋼琴奏鳴曲錄音記實


錄音第一天,高雄遇上了難得的雨天,由於濕度改變,鋼琴彈起來有點鈍。而第二天轉為好天氣,鋼琴的表現就完全符合陳必先的要求。也因為第一天的鋼琴反應有點鈍,所以第二天陳必先又把第一天的曲子重新彈過。第一天從早上10:45分開始,一直錄製到下午18:00。第二天從早上9:00開始,一直錄製到下午16:00。看到70歲的陳必先精神奕奕,錄音團隊哪敢叫苦。

陳必先演奏會外的另一面,至德堂貝多芬鋼琴奏鳴曲錄音記實

陳必先演奏會外的另一面,至德堂貝多芬鋼琴奏鳴曲錄音記實


錄音師徐育聖在2003年就成立藝聖音樂工程/錄音室,2008-2018年間擔任台灣國立交響樂團現場音樂會錄音統籌,累計該團錄音場次達250場以上。從2010年起與高雄音響展合作,2014年錄製Walevska大提琴、2015年顏華容鋼琴、2017年陳芝羽鋼琴等錄音工作。曾多次入圍傳藝金曲獎。這次又與高雄音響展合作錄製陳必先的貝多芬鋼琴奏鳴曲,由於已經有多年的默契,雙方工作起來很愉快。

陳必先演奏會外的另一面,至德堂貝多芬鋼琴奏鳴曲錄音記實

陳必先演奏會外的另一面,至德堂貝多芬鋼琴奏鳴曲錄音記實


每次演奏會或錄音,鋼琴調音師是非常重要的人物,這次的調音師也是黃裕昌長年合作的楊文源,他擁有超過40年的鋼琴調音經驗。調音師不只是把鋼琴的音調準而已,更重要的是Voicing,要讓鋼琴發出適合該演奏曲目的音色特質、或速度反應等,還有要讓鋼琴能夠符合演奏家的體感。二天錄音時間,楊文源都在現場待命,只要陳必先感覺鋼琴有點不對勁,楊文源就要上場解決,否則錄音無法繼續下去。

一次現場錄音需要很多器材,包括演奏家與錄音室之間溝通的麥克風與喇叭,還有臨時的鑑聽喇叭。這次的鑑聽喇叭還是由瑩聲音響提供。為什麼由瑩聲音響提供?因為南方音響是瑩聲的經銷商啊!就算不論黃裕昌與施孝棣的私交,經銷商有需要,代理商也會全力支援啊!由於最後Mastering由洋活錄音室負責,所以洋活老闆王秉皇也在錄音現場。

本文內容由黃裕昌轉述,圖片由黃裕昌提供,非常感謝。期待能夠盡早聽到這張黑膠唱片。

這次的錄音器材如下:
麥克風
B & K 4012。Neumann TLM50。AEA R88 MKII。麥克風放大器Millennia HV-3C。RME Micstacy。AEA RPQ 500。錄音介面RME UFX+。電源隔離變壓器華克音響訂製品 500W*3。迴路隔震墊材IsoAcoustics  zaZen / ISO-PUCK/ Aperta 200。訊號線Grimm Audio TPR Cables。錄音現場監聽喇叭PMC two two.6。錄音現場監聽耳機Audeze LCD-XC 。 Beyerdynamic DT150。

帖子地址: 

貼心提示:
1、若由本站編輯所發表之文章,如需要轉貼分享,請記得標註出處來源即可。
2、在論壇裡發表的文章如是網友個人發表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
3、論壇的所有內容都不保證其準確性,有效性,時間性。閱讀本站內容因誤導等因素而造成的損失本站不承擔連帶責任。
4、當政府機關依照法定程式要求披露資訊時,論壇均得免責。
5、若因線路及非本站所能控制範圍的故障導致暫停服務期間造成的一切不便與損失,論壇不負任何責任。
6、註冊會員通過任何手段和方法針對論壇進行破壞,我們有權對其行為作出處理。並保留進一步追究其責任的權利。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熱門討論HOT

網站合作

關於我們|普洛影音網 ( 8567034 )

GMT+8, 2021-4-24 01:59 , Processed in 0.128260 second(s), 56 queries , Gzip On.

普洛達康有限公司版權所有©2011-2020

Copyright©2011-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