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普洛粉絲團音響論壇訂購單新視聽訂購單公司位置登入

普洛影音網

 找回密碼
 會員註冊

Login

登入

Login

帳號

Login

免用

[二聲道喇叭] Royce Audio S-28,不該被埋沒的傳世之寶

PaulTao 發表於 2017-7-26 17:30:5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數: 5508|評論數: 0| |閱讀模式
本刊在286期第一次評論了亞爵Royce Audio的S-22喇叭,在那篇評論之前,這款喇叭的原型更早在十年前就已研發完成,算算時間,亞爵投入喇叭研發的時間已經超過十五年。我要感到慚愧,因為直到現在,我才第一次仔細坐下來聆聽亞爵S-28書架喇叭的表現,也才發現這款喇叭的可貴之處。亞爵吳先生不善行銷宣傳,是低調誠懇之人,這些年來雖有參加音響展,但是從不大肆宣揚自家喇叭的特點,只是謙虛的聽取眾人意見,長年不斷的微調自家喇叭的特性。當我得知他為了研發喇叭,已經賣掉好幾棟房子時,我簡直不可置信,一方面對他的堅持與執著佩服不已,一方面也對他的作品沒有得到市場應有的重視感到可惜,希望藉由這篇報導,讓大家更進一步的了解S-28的珍貴實木箱體、獨到的設計理念與優質聲音表現。

Royce Audio S-28,不該被埋沒的傳世之寶

Royce Audio S-28,不該被埋沒的傳世之寶


實木箱體的迷思
亞爵喇叭第一個最主要的特點,是完全使用花梨木打造的喇叭箱體。音響界採用實木打造箱體的廠家非常少,音響迷第一個想到的可能是義大利喇叭廠Sonus Faber,但事實上他們的喇叭並非純實木箱體,而是同時使用了MDF與夾板打造箱體。由此看來,亞爵可能是世界上唯一完全使用高密度花梨木打造喇叭箱體的廠家。
為什麼市面上使用實木打造的喇叭那麼少?音響界有各種說法,有一說是實木的密度與紋理特性不像MDF穩定一致,所以用實木打造的喇叭,可能每一對聲音都略有差異。另一種說法則是實木歷經長時間之後容易變形龜裂,所以不適合用來製造喇叭。上述兩種說法其實都沒錯,但是絕非無解難題。音響業界避而不談的是,實木箱體其實有更多的優點被大家所忽視,而一般喇叭廠不用實木打造喇叭的真正原因,其實是實木的成本太高、原料取得不易,而且加工極度困難費時,唯有經驗豐富、技藝精湛的工匠才有本事執行。恐怕也只有像吳先生這種理想主義者,才會不怕困難也不顧商業考量,堅持做出這種完全不合成本的實木喇叭。

Royce Audio S-28,不該被埋沒的傳世之寶

Royce Audio S-28,不該被埋沒的傳世之寶

S-28的專用腳架也完全使用花梨木打造,每支重達14.5公斤,不只下盤穩固,與S-28搭配使用,聲音也特別合拍。

珍貴的花梨實木
在探討亞爵實木喇叭的優點之前,讓我們先了解他們的實木箱體到底有多珍貴。亞爵的實木箱體採用來自緬甸的花梨木打造,說花梨木,大家可能不甚熟悉,但是如果說花梨木是紫檀木的一種,大家或許就比較可以感受到這種實木的珍貴與稀有性。緬甸盛產亞爵使用的大果紫檀,不過近年因為過度砍伐,2014年已被緬甸禁止出口。亞爵目前使用的是緬甸出口禁令頒佈之前引進台灣的花梨木,已經歷經長年風乾存放,材質特性早已趨於穩定。為了確認用這種花梨木打造喇叭可以歷經時間考驗而不變形,吳先生打造的第一對喇叭甚至在家中存放了十年都沒有正式對外發表,直到確認品質歷久彌新,才決定上市銷售,可見吳先生對自家產品嚴謹負責的態度。
吳先生庫存的這批花梨木還剩多少?他告訴我,這批緬甸花梨木的樹齡約為1,500年,目前已經所剩不多。1,500年!這個數字可不是開玩笑的。我向他再三確認,不過吳先生肯定的告訴我,收藏這批花梨木的主人的確如此表示。果真如此,那這批花梨實木簡直可比神木,而亞爵的喇叭則是不折不扣的稀世珍寶,一對45萬元簡直太便宜了,識貨行家可能半夜都要找亞爵搶一對回家收藏!老實說,就算亞爵的喇叭不是千年花梨木製成,以花梨實木日漸稀少,原料價格水漲船高的趨勢看來,S-28喇叭都依然值得收藏,未來可能還有增值空間。

Royce Audio S-28,不該被埋沒的傳世之寶

Royce Audio S-28,不該被埋沒的傳世之寶

S-28的箱體包含內部隔板總共需要八塊木板,每塊木板都要做四個以上的「榫」或「溝」,全部算來需要製作將近一百條,只能靠老師傅的經驗與工藝,機器大量生產無法取代。

精湛工藝確保百年不壞
實木原料的取得只是第一步,真正困難的其實是實木箱體的製造與上漆過程。吳先生請到台灣國寶級的木工師傅親自操刀,因為木料珍貴,從打版開始就必須非常精準,否則整個木作工程可能全毀。S-28的箱體包含內部隔板總共需要八塊木板,每塊木板都要做四個以上的「榫」或「溝」,全部算來需要製作將近一百條,每一條溝或榫,都需要先打一個版,上百條的溝或榫,就必須做出上百個大小不同的版,重點是每一條溝或榫都必須極度精準,箱體組裝起來才能完全密合,也才能確保實木箱體保存百年而不變形龜裂。值得一提的是,S-28的曲面側板是用整塊花梨木切削打磨而成,無法直接彎曲實木成形,這種結構更增加了箱體接榫組裝的難度。要做到這種水準,只能靠老師傅的經驗與工藝,機器大量生產無法取代。
箱體組裝完成之後,接著進行上漆工作。亞爵喇叭上的是罕見的「生漆」,也就是純天然的植物漆,原料取自於漆樹的汁液,沒有毒性、沒有味道,當然也不用混入化學溶劑。生漆為何罕見?因為能從漆樹萃取的量極其稀少,所以價格昂貴,有「液體黃金」之稱,唯有最頂級的木製藝術品或樂器才會採用。
塗佈生漆的工藝是另一門快要失傳的學問,上漆之前,漆工師傅必須花費五到六天將箱體完全拋光,才能開始上底漆,上漆之後要等待兩天,等漆完全乾了之後,必須全部磨掉,再上第二層漆。這個磨掉再上漆的工作需要反覆進行七到八次,才能確保生漆完全深入木材,與木材結合,漆工完成之後的箱體不但防潮、防蛀,還非常耐磨,越磨越亮,越有保護效果。
了解了嗎?要打造一個完美的實木箱體,必須經歷如此繁複的工法,耗費如此漫長的時間,投入如此昂貴的成本,難怪吳先生會把他的實木喇叭當做藝術品看待。你說一般喇叭廠有可能製造這種實木箱體,還為它塗上如此稀有昂貴的生漆嗎?絕對不可能。亞爵的實木喇叭有多珍貴,由此可見一斑。

Royce Audio S-28,不該被埋沒的傳世之寶

Royce Audio S-28,不該被埋沒的傳世之寶

獨特的箱內結構,是S-28不用箱內阻尼卻沒有箱音困擾的關鍵,箱內除了有一塊隔板構成低音通道之外,還有兩支圓柱補強箱內結構,箱內氣壓從底部前方與兩側的縫隙流通,到底這是低音反射式還是傳輸線式設計?吳先生說都不是,這種構造是他經過無數次試作之後,自行研究出來的箱內結構。

排除箱內吸音材料的音染
接下來談S-28的聲學設計。吳先生用實木打造箱體,絕不只是因為它很珍貴,而是因為實木箱體是他設計理念的重要一環。吳先生將一般喇叭箱體分為兩類,一類採用堅硬的鋁合金等材質打造,藉以抵抗箱體共振,問題是再堅固的箱體也不可能完全排除共振,每種材質的振動,都會產生材質本身的音染,金屬箱體產生的高頻段鈴振音染,對於小提琴等木質樂器與人聲的重播是一種干擾。
至於另一類箱體,則是用MDF打造,這種箱體抵抗單體背波的能力不足,更容易共振,必須在箱內填充吸音阻尼消除箱音,問題是這些吸音材料會延遲聲波能量釋放,而且只能吸收部分頻段,反而成為另一種音染的來源。
亞爵的實木箱體則介於上述兩類箱體之間,他使用的花梨木密度夠高、質量夠重,抵抗共振的能力接近金屬箱體,但是卻沒有金屬鈴振問題。他的實木箱體並非不會共振,但是實木產生的共振,較為接近自然樂器的質感,經過適當的控制之後,可以達到類似木質樂器的Tonewood調音效果,讓箱體共振與音樂重播自然融合。
另一方面,因為實木箱體比MDF材質堅固許多,所以吳先生直接捨去任何箱內吸音阻尼,一舉排除吸音材料的音染問題。老實說,吳先生的箱體設計理念非常先進,也非常大膽。近年少數喇叭廠的確也開始注意到箱內阻尼的音染問題,設法降低箱內阻尼的用量。問題是要完全排除箱內阻尼,實在是非常困難的設計,處理不好,箱音將會嚴重干擾音樂重播。原本我擔心S-28很難完全避開這個問題,但是實際聆聽之後,我必須承認吳先生真的成功了,S-28不但沒有箱音,而且聲音毫無空洞模糊跡象,音質密度極其自然。用吉他撥弦音樂測試,最能試探箱體音染的影響,吉他撥弦的瞬間能量極強,箱體一旦共振,撥弦的清晰度與速度感就會明顯降低。結果呢?吉他撥弦不但速度明快,清晰分明,音質還是我所聽過最美妙的一次,琴弦的音質不會太瘦太冷,而是有著適當的豐潤厚度,古典吉他尼龍弦撥奏還帶有迷人的甜味,這種甜味並非音染,而是古典吉他應該呈現的音色。我必須要說,S-28非常忠實的還原了真實樂器的音色。

Royce Audio S-28,不該被埋沒的傳世之寶

Royce Audio S-28,不該被埋沒的傳世之寶

S-28使用的單體,是台灣單體廠替德國喇叭代工製造的庫存,雖然不能公佈廠牌,但是實力不凡。

千錘百鍊的聲音美感
吳先生對於音色的呈現自有一番理論,他將音色從白色到黃色區分為1到10段,太白或太黃都不恰當,7到8之間的琥珀色,才是他認為最迷人、最高貴的音色。S-28讓我聽到聲音,的確有著這種略帶暖意的迷人韻味。吳先生到底是如何調出這種微妙音色的呢?他告訴我,他實際試作過無數不同的喇叭箱體,從中找出最合適的比例與形式。等到箱體、單體與基本分音架構底定之後,還需不斷聆聽,慢慢調校分音元件,才能找出最均衡迷人的聲音表現,這個過程非常漫長,分音線路的電腦設計軟體完全無法代勞。調校過程中除了他自己聆聽,還參考了許多專業演奏家、資深發燒友的意見。在試聽過程中,我聽了各式各樣的音樂,可以發現S-28的表現十分均衡全面,而且能夠深入刻劃不同音樂類型的風貌與美感,從這樣的表現中,我可以感受到吳先生在調音所下的功夫,如果不是經過千錘百鍊、反覆琢磨,S-28不可能那麼輕鬆自然的引出每一種音樂、每一種樂器的微妙美感。

自然和諧的人聲中頻
吳先生說中頻是重播任何音樂最重要的頻段,人聲中頻的表現也是他調校喇叭時最重視的項目。聽卡列拉斯的演唱,嗓音的厚度與圓潤感的確恰到好處,聽日本電影「再會吧,青春小鳥」的高中合唱團演唱,高、中、低音聲部的融合,是我聽過最和諧而自然的表現。聽曾宇謙的小提琴演奏,琴音線條雖然凝聚,但是即使播放到能量最強的高音強奏,聲音也不刺耳緊繃。琴音非常緻密,而且有著自然的木頭共振質感,這是我在其他喇叭身上所不常聽到的,這種特質讓我不得不合理推測,S-28的實木箱體或許真的與吉他、弦樂器等木質樂器的重播產生了和諧的共鳴,讓這些樂器演奏的聲音更為自然,甚至更為真實。
最後測試低頻,S-28的7.5吋低音單體可以展現非常充沛而緊實的低頻,但是這跟擴大機的搭配密切相關。在試聽過程中,我發現S-28特別適合搭配管機,音質音色的自然感與圓潤感都頗為迷人,只是管機功率不宜太低,否則低頻量感可能較為不足。如果用大功率晶體機驅動S-28,低頻的確可以充分施展,但是我卻發現音質偏硬,沒有搭配管機那般細膩,只能說S-28對前端器材的鑒別能力非常強,搭配擴大機時,除了推力要充足,聲音質感也必須夠純淨,才能讓S-28充分展現音質音色的魅力。

傳家之寶
毫無疑問,S-28是一款值得細細品味、慢慢挖掘的好喇叭。它的實木箱體是音響界絕無僅有的用心製作,而這個箱體的確讓音樂重播產生了某種奇妙的化學變化,融合出自然而悅耳的迷人韻味,聽的音樂越多,越能感受到這款喇叭的與眾不同之處。S-28還會在本刊試聽室中停留一段時間,還有很多機會搭配各種不同的器材,我想接下來的時間,我會常常窩在試聽室中,不為了測試,只是單純的想要多聽聽它那風韻獨具的迷人美聲。這是一款值得當做傳家寶收藏的喇叭,不論是珍貴的實木箱體,或是絕妙的聲音特質皆然。


規格:
2音路2單體書架型喇叭,推出時間:2015年,使用單體:3/4吋絲質軟半球高音單體×1、7.5吋PP振膜中低音單體×1,靈敏度:86dB,頻率響應:28Hz-20kHz,分頻點:2.4kHz,平均阻抗:8歐姆,外觀尺寸(WHD):250×360×420mm,重量:18.5公斤(腳架14.5公斤)。
參考售價:450,000元(含花梨木腳架600,000元)
進口總代理:亞爵 0932-075-679


2017瘋耳機
回覆

使用道具 舉報

熱門討論HOT
KEF LS50 Wireless「Nocturne」by Marcel W
上瑞
恰順
恩邦

網站合作

Archiver|手機版|普洛影音網 ( 8567034 )|網站地圖

GMT+8, 2017-12-14 06:48 , Processed in 0.197194 second(s), 46 queries .

Powered by 普洛影音網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